王丽萍继续拷问“生活”让胡歌给上海男人正名

时间:2015-10-28 12:40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点击:

  胡歌在《大好时光》中饰演上海男人。

  随着《伪装者》《琅琊榜》的热播,胡歌开启连续霸屏模式。

  编剧王丽萍的新作《大好时光》正在安徽卫视和优酷热播,胡歌塑造的有担当、温暖的上海男人形象引起不少关注。王丽萍昨天接受专访时表示,她希望通过《大好时光》为上海男人正正名。打造了一系列生活情感力作的王丽萍表示将顺应潮流,玩玩网络剧,她认为网络剧的花色可以更新,不该只是现在老在古装、年代、穿越、灵异上做文章。

  上海男人就是“王沪生”?

  就让有担当的男人来正名

  当婆媳家斗、姐弟恋、剩女、奶爸辣妈等题材几乎被挖尽的时候,王丽萍的《大好时光》将镜头对准了“不婚男”这个群体,从20岁、30岁、40岁的男人入手,讲了男人面对催婚、逼婚却不想结婚的故事。对这个题材的灵感,王丽萍说来源于她10年当婚恋节目《相约星期六》点评嘉宾的经历,“做着做着,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给我塞纸条,告诉我他们儿子或者女儿的生辰八字,让我在节目中看有没有合适的给他们留意的。这让我意识到找对象是个大问题,过了30岁以后,很多人更不想结婚了,这更是大问题。很多故事和生活的积累,让我想写这样一部戏”。

  写《大好时光》,王丽萍说还想给上海男人正正名,“对上海男人,大家以往印象深的好像只有两个,一是《渴望》里的王沪生,软弱不负责任,还有就是春晚舞台上,巩汉林演的上海男人,翘着兰花指。所以每每提到上海男人这个词,很多人会会心一笑。这次,我通过胡歌把上海男人的形象掰了回来,这个上海男人是有担当的,是温暖的”。

  生活剧题材被挖空?

  我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生活剧经过这么多年,各种类型几近穷绝,王丽萍也坦言,要标新立异确实很难了,“家庭剧经过了这么些年,从婆婆妈妈到保姆到异地恋黄昏恋姐弟恋,但还是要找角度和视角,如果没有生活剧的话,都是古装,观众肯定会疲倦的”。

  王丽萍认为现在中年人情感电视剧作品越来越少,存在断档。“其实2013年播《我家的春秋冬夏》的时候,我感觉到写现实题材,中老年的不被看好。电视台觉得题材老了,还有年轻观众觉得离自己太远。这些题材很少触及。”王丽萍坦言会在生活剧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古装我暂且不去想,就年代剧来讲,比现代剧容易些,它天马行空,没有特别要规避和回避的东西”。王丽萍说现实题材剧确实越来越难写。“我也看到同行们的努力,比如说今年我还蛮喜欢《虎妈猫爸》,讲的孩子教育这个问题,明年还有一些现实题材的作品,都在找角度,找很好的切入点进去,我觉得现实题材剧不会淡下来。”

  对生活剧的桥段如何做到有新意的问题,王丽萍认为这跟装修一样,大格局差不多,但求小异,“生活剧的桥段就像装修一样,差不多都是这么几个阶段,就看你怎么弄了,怎么样让别人进到你家里,有几样东西是过目不忘的”。

  如何让都市剧的场景不那么单调,不只局限于写字楼和街道?王丽萍谈到心得和经验:“比如把开头放在草原,让观众觉得还可以看到一些赏心悦目的景色,但景色是为故事服务的。”拍观众熟悉的城市,她也会考虑选取不一样的角度,比如恋人分手的地方在外滩,外滩在很多电视剧中出现过,那就选择新的角度,在栈桥拍摄,或许会拍出曼哈顿的感觉。至于剧情的推进,“我觉得还是要敢想,在餐厅、客厅、咖啡厅,人物关系也是在你说我说这个过程中去交代故事的话会减弱进入剧情的力量”。

  看惯了古装穿越加灵异?

  网络剧的花色应该更多一点

  打造《媳妇的美好时代》《双城生活》《我的美丽人生》《我家的春秋冬夏》《岁月如金》《生活启示录》等一系列力作的王丽萍,何以保持自己旺盛的创作力?她坦言是多看,韩剧美剧英剧她全都看,“做编剧肯定要去学习别人的长处,这些剧我都喜欢,我都看,我大概连续10年参加亚洲电视剧编剧论坛,跟韩国很多编剧成了好朋友,谈创作中遇到的麻烦障碍。我觉得他们蛮牛的,不断能创造新的高度”。

  网络的飞速发展,也影响着王丽萍写作的审美,“现在写作的时候,不自然就会想着写得年轻一点,考虑互联网观众的口味”。王丽萍说她不排斥做网络剧,“现在已经列在计划里,我会做策划、监制,至于自己写不写本子,还在讨论中”。王丽萍认为,写网络剧和传统电视剧还是不一样,“传统电视剧的剧本会非常严谨,会更注重逻辑关系,有娓娓道来的叙述感。网络剧更注重悬念和情节”。对网络剧的走向,王丽萍认为现在制作水准有很大进步,但需要把题材面扩展得更大,“现在基本是在古装、年代、穿越、灵异上做文章,我觉得花色品种应该更多一点,网络剧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

  >>赞胡歌

  他迎来了大好时光

  《大好时光》是胡歌继《伪装者》《琅琊榜》后,“霸屏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在剧中,观众看到了胡歌稳重而又不失率真的表演。

  王丽萍认为,胡歌本身就是上海人,再演上海男人袁浩驾轻就熟,“拍摄前他就谈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比如他觉得袁浩是旅行公司的人,就像上海的生意人一样,在职场、商场上混,不会很胖,所以胡歌当时自请减肥,他希望这个人物瘦一点。另外,包括大背头的发型,也是他坚持的,这样显得很干净很体面很绅士。我觉得胡歌演出了上海男人的书卷气,很优雅绅士的那一面,他把上海男人的形象在巩汉林和王沪生之后,成功来了个大反转,是个负责任、内心温暖会干家务孝顺父母、非常好的好男人形象”。

  王丽萍说,胡歌迎来了演艺生涯的大好时光。“我觉得以后很少再有演员在这么密集的时间里同时播三部剧,而且三个类别完全不一样,一个是谍战剧,一个是古装剧,一个是生活剧。有时候觉得生活中的胡歌和戏里的胡歌分不清,是演员很高的境界。”

更多关于“”的新闻阅读:
服务信息